大明文魁|一千兩百五十章 當年之事

推薦閱讀:上門女婿太古龍象訣全職法師牧神記(牧神紀)氪無不勝校花的貼身高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修羅武神武煉巔峰法醫狂妃
  與陛下聯姻?

  梅家兄弟二人皆露出了深思的神色。

  “我記得大公子有一位小公子吧,馬上年及弱冠了。”

  梅堂點了點頭道:“正是如此。不知大宗伯言下所指得是哪位公主?”

  林延潮道:“當今陛下的妹妹,年紀最小的延慶公主已于萬歷十五年下嫁,所以我指的當然不是先帝的子女。”

  梅堂聞言面色有些凝重:“啟稟大宗伯,其實此事我們梅家也有考慮過,但顧慮是一與天家聯姻,種種約束太多,二來眼下宮里局勢未明,不敢貿然行事啊!”

  林延潮點了點頭,梅家果真考慮周全。

  這宮里局勢未明,當然是指東宮儲位未立,王恭妃,鄭貴妃二人不知將來哪個可以母儀天下,所以這個時候下注風險極大。

  林延潮笑道:“我當然指得不是旁人,而是當今天子的嫡女榮昌公主。”

  天子嫡女就是王皇后所出。

  國本之爭到現在,民間有一個誤解認為王皇后不會再生育,故而請求立皇長子,實際上王皇后生育了一女,此人就是榮昌公主。這也是天子唯一的嫡女。

  “這……”

  林延潮道:“將來東宮所出不在恭妃即在貴妃之子,在這個時候無論選擇任何一人,難免都有僥幸之心,遭到陛下之忌。但榮昌公主不同,乃皇后所出。陛下知道了只會更加高興。”

  “這一次你們因中旨封官,滿朝文臣必然因此不滿。所以補救之法就是你們成為皇親,你們若為皇親,從此以后就不能在官場上更進一步,但反而能安了文臣們之心。只要你們能謹守本分,文臣們再如何也不會與皇親為難。”

  梅家兄弟二人明白了林延潮的意思。

  這就是涉及到皇商的身份,天子賜官是希望他們是以官員的身份擔任皇商。

  但林延潮覺得不妥,如果是官員升授考核都要經過吏部,都察院等等的監督,而且逃不開官場傾軋,所以跳出這個圈子成為皇親,以皇親的身份擔任皇商這才是穩妥之道。

  同時他還可以通過梅家這渠道來結交宮闈。比如張誠,陳矩等等。

  當日林延潮與梅家兄弟聊了一陣,二人方才離去。

  之后林延潮自是無暇見翁正春他們。

  至于翁正春,史繼偕,畢自嚴三人在林府住了一晚,他們也知道林府其實甚為狹小,故而不敢多打攪,次日即搬至了福州會館。

  福州會館對于每一個進京讀書人而言并不陌生。

  到了會館后,史繼偕,畢自嚴都是高興,卻見翁正春心情不是很好。

  畢自嚴當即問道:“兆震兄為何悶悶不樂?”

  翁正春苦笑道:“我也不知是第幾次下榻這福州會館了。”

  畢自嚴一愕,他見翁正春年不過三十多歲,但沒料到他已是考了這么多次會試。

  翁正春嘆道:“當年我與大宗伯并為萬歷四年的同榜舉人,當時他乃解元,我是孫山。后來他中會元時,我也是在場的。但我卻屢次落榜,最后絕了科場之意,去地方任教諭。但大宗伯卻鼓勵我再試一科,所以今科我又來了。”

  畢自嚴能夠理解翁正春的心情,正要勸解幾句,這時候卻見會館里讀書人一并涌了上去,但見他們口中言道‘盧大人來了’,‘盧大人來了’。

  史繼偕一愕問道:“這盧大人是何人?乃本鄉名宦嗎?翁兄可知?”

  翁正春聞言神情有些黯然道:“怕是誠之兄吧!”

  說完但見一名官員踱步而入,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年與林延潮同榜的同鄉進士盧義誠。

  盧義城為官十載,官至戶部郎中,之前內外輪轉到廣東任了知府。但知府為正印官,盧義誠因才干平庸,任官后無法平定當地土客糾紛。于是他任期未滿時,就托人調回京師,現任順天府治中。

  治中雖是正五品,但是天子腳下的地方官,自是非尋常可比。現在一見到盧義誠,會館里的舉人們都是迎了上去。

  史繼偕聽說是盧義誠后,也是知道這位同省前輩的名字。他向翁正春問道:“治中負責春闈考場治安之事,若是結識了他,考場上倒是能多些方便。”

  畢自嚴道:“此人雖說官聲平平,但結識一二也是無妨。”

  翁正春本不愿意與盧義誠相認,聽二人這么說于是道:“不是我不愿代兩位引薦,只是……哎。”

  史,畢二人以為翁正春多次落第,在盧義誠面前難以抬起頭來。卻不知翁正春不喜盧義城為官后的得意忘形,他們這些以往與他相熟的舉子都不愿與他往來。

  “那就算了吧。”史,畢二人都是很通情達理。

  幾人回到會館后堂,找了一張四方桌坐下,讓掌柜準備飯菜。

  畢子嚴嫌京城饅頭甚小,于是直接向掌柜要了一盆的饅頭來。史,畢二人見怪不怪,倒是其他的士子紛紛側目。

  畢自嚴笑著道:“某飯量一向甚大,還是老規矩這頓飯某請了。”

  翁正春,史繼偕一并道:“正當如此。”

  說著三人大笑,而翁正春,史繼偕都是各點了一碗陽春面。

  畢自嚴聞言不快道:“二位為何替畢某省錢?難道畢某是小氣之人嗎?”

  史繼偕笑著:“齊魯自古多才士,景會不僅才華橫溢,為人也是豪爽,這我們都是知道的。但是我等此舉倒不是替你省錢,只是我等出門在外,自不比家中能省一點是一點。”

  翁正春點點頭道:“正是如此,景會你就聽他的話吧。”

  畢自嚴聞言深感二人之情,當即點了點頭拿起饅頭大嚼。

  這時候從前堂走來幾名士子,這幾人一面走一面搖頭相互道:“什么同鄉名宦,不過是名利之徒。”

  “說什么認識幾位翰林及禮部的官員,給我等引薦一二,還不是看那個舉子家資豐厚,我等窮酸根本就不理睬。”

  “撈錢都撈到同鄉的身上來了。”

  “那么咱們不去理會他就好了。”

  “不理會他?沒聽見他方才言下之意嗎?其他各府的舉人都托人送文章呢。若是揭卷后,你的名字考官不識得,就算文章再好,哪個考官肯取你。存著私心鬻舉,那自有王法懲之,但以私心黜你的卷子,誰又能說什么?你能保你七篇文章一絲錯處也沒有嗎?雞蛋里真挑不出骨頭來?”

  “揭卷?難道考場上不糊名謄卷嗎?”

  “這你就不知了,最后排榜時要揭名的。”

  “哎,難道真要去求他?”

  翁正春,史繼偕聞言臉色都是一變。

  史繼偕問道:“克生兄,你以為這話可信嗎?”

  翁正春搖了搖頭道:“我參加那么多春闈從來沒有聽說過此,大多數考官都是飽學鴻儒,能夠秉持公心。我等還是憑真才實學,就算不中也沒什么,莫要鉆營這些歪門邪道。”

  “歪門邪道!這位仁兄,此言不妥吧!”但見一名舉子走了過來,直接駁了翁正春的話。

  翁正春看了對方一眼,正要起身解釋,這時候但見盧義誠也穿著官袍走了進來。

  那名舉子一見盧義誠當即上前行禮道:“學生見過老師。”

  盧義誠微微點頭,卻見這名舉子對翁正春看了一眼,然后來到盧義誠耳邊說了幾句話。

  盧義誠一聽眉頭一皺看向了翁正春,一見之下覺得有幾分眼熟。

  對方乃朝廷五品命官,翁正春不敢怠慢起身道:“同鄉末學翁正春見過盧大人。”

  盧義誠這才恍然,然后皮笑肉不笑地道:“我道是誰,原來是故人啊!”

  翁正春見后堂人漸漸多了,連忙道:“盧大人,方才是我失言,但我并非有意拆臺……”

  盧義誠伸手一止,雙手負后審視起翁正春。

  現在盧義城的地位早已是今非昔比,再也不是當年那個知道自己中了進士即昏倒在地的小舉人。但盧義誠也明白到了自己這個地位,上面沒有有力官員說話,自己又是才干平平,已經是很難再進一步,所以近來他也少放了心思在官場上,而是放在了這些同鄉考生身上。

  翁正春垂下頭道:“盧大人,當年你我同在會館備考時,大家一起切磋學問。你也知道我的為人,方才之言并非有什么惡意。”

  盧義誠點點頭道:“切磋學問?聽翁兄的意思,要重提當年盧某請你指教過文章的事,你恐怕因此一直沾沾自喜嗎?”

  翁正春一愣,他記起來確實當年名為切磋,其實都是盧義誠向他討教學問,而他是知無不言。

  盧義誠笑了笑道:“盧某寒門出身,中舉人前是家徒四壁,父母也是目不識丁,盧某有今日全憑自己。而翁兄你呢?乃名儒之后,在我等同鄉舉子之中,你是早早名聲在外。那時候當今之大宗伯對你也是禮重三分啊!”

  “不錯,盧某是一窮二白,書也沒讀過幾本,故而向你討教。但翁兄甚是倨傲,對我愛理不理,有空時勞你還費心解答一二,無暇時伸手一拂如驅蠅蟲。”

  翁正春聞言頓時漲紅了臉,他當時對盧義誠是有問必答,何來有態度不耐煩的時候。

  盧義誠冷笑道:“但是最后及第之人是我,卻不是你,故而你因此懷恨在心,在背后編排我的不是嗎?”
大明文魁最新章節http://www.yrwc.icu/damingwenkui/,歡迎收藏
手機看大明文魁http://m.cndxh.com/damingwenkui/大明文魁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大明文魁》版權歸原作者幸福來敲門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諸天幕后魔王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尚書房 | 元氣少年 | 斗戰狂潮 | 雪鷹領主 | 逆鱗 | 大主宰 | 如果蝸牛有愛情 | 網站地圖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p790手机棋牌游戏
时时彩九码是否可行 新强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11选5前三直选平刷技巧 飞禽走兽程序核心算法 买大小单双彩票的技巧 四川时时1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麻将规则 网赌MG是不是人为控制 重庆老时时个位技巧 幸运飞艇6码技巧解析 河北时时官网平台 马洪刚决战澳门 彩计划高手计划app 即时比分 一分赛车全天计划 重庆时时开奖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