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供應商|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這是什么神仙刀法?

推薦閱讀:圣墟(圣虛)上門女婿太古龍象訣全職法師牧神記(牧神紀)氪無不勝校花的貼身高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修羅武神武煉巔峰
  今天就是江湖傳說中的武林大會——詐馬宴,舉辦的日子。

  所有人都做足了準備——

  “老俞我記得你不是喜歡睡懶覺嗎?為什么今天一大早就起來了。”

  “還說我,你昨天不也說,坐飛機太累了,今天約好晚點來,說話不算數。”

  “你們兩個良心不會疼嗎?來這么早。”

  “那你為什么也這么早。”

  “我來這么早,是為了抓你們倆,我一猜就知道你們肯定背著我提前來了。”

  名廚們為了占據好地方,一大早就來了,以上對話是三位名廚之間的愛恨交割。

  而旁邊吳云貴的美食城為了接待更多的游客,從三天前就開始準備,一大早就營業,反正讓游客吃不到烤全牛也不會餓著。

  “袁主廚又搞大事了,就喜歡看袁主廚搞大事。”

  “廚藝圈的事情,本來就就很難破圈,引起所有人的關注,但袁主廚不同,一有個活動,關注量都是國民級的。”

  “已經感嘆過很多次了,袁主廚路子是真的野,你看這到場的大廚,嘖嘖什么叫號召力,這就叫號召力。”

  這是記者和自媒體們,他們來得比名廚們更早,畢竟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要想先手大新聞,就要起得早。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吃到烤全牛啊,袁老板的烤全牛,味道絕對一流。”

  “估計懸,你看看現場那么多人,只有一頭牛,不過今天就算是吃不到,看見庖丁解牛也算長見識了。”

  “沒錯沒錯,你覺得袁老板能成嗎?”

  “我個人感覺的不能成,看到這新聞,我又特地回去看了一遍原文,莊周那玩意都神話了,不過我感覺袁老板又不傻,如果沒把握敢把陣仗弄得這么大?”

  這是一對小情侶的討論,他們本來昨天才到蓉城,準備去武侯祠逛逛的,但在網上看到了詐馬宴的新聞,風風火火就放棄了武侯祠,來到了詐馬宴現場。

  而像這樣的吃瓜群眾不少,所以據不完全統計,今天成華區的出租車更難打了,地鐵也更擠了。

  不用說,這一切都是吳云貴宣傳的到位,當然有個前提,發出消息的是袁州,否則你看這些名廚、媒體以及觀眾會不會來湊這個熱鬧。

  現在才8:30,就已經是人山又人海了。

  也虧得場地選得好,周圍環境很大,畢竟以前是做倉庫用嗯,四周需要預留給大貨車掉頭,所以很是平坦。

  袁州本來是想,為了這詐馬宴不請假,準備午餐提前一個小時開始,晚餐晚一個小時開始,這樣下午就留出了大量時間。

  但來了如此多名廚,袁州在昨天才決定請假一天。

  [明日,詐馬宴舉辦需請假一天。

  望批準

  注:今日營業時間會擇日補上。]

  請假是因為尊重廚藝大師們,而補回來是愛護食客,雖說用愛護這個詞怪怪的。

  補時這是廚神小店特有的一種現象,也就是袁州會延長營業時間,直到彌補完耽擱的時間為止。

  “張焱你這個川菜協會的會長,有在蓉城舉辦過這么盛大的活動嗎?”章銳問道。

  章銳穿著白襯衫,六十多歲的樣子,是瀘菜協會的會長。

  “說得好像,在你章會長的安排領導之下,魔都就舉辦過如此盛大的活動一樣。”張焱瞥了章銳一眼,又說道:“至少我們蓉城還有小袁,你們魔都有嗎?”

  “誒誒,張會長此言差矣,小袁廚師,之前在點心會時那精致的船點,菜單上可是也有蘇菜。”杭田道:“這點汪主廚可以證明。”

  汪季客雖說在其他時刻會杠,但爭袁州的時刻,那必須要一致對外,所以點頭道:“袁主廚對蘇菜的造詣,在我之上。”

  “你看,小袁廚師擅長蘇菜,完全可以作為我們蘇菜的代表,只是碰巧住在你們蓉城而已。”杭田笑盈盈的說道。

  張焱那叫一個氣,什么叫碰巧,不過他還沒來得及出聲,就有另一道聲音響起。

  “杭老弟,你這話說得就有點不地道了,我在旁邊都聽不下去了。”宋銘不緊不慢的出言。

  宋銘是粵菜協會會長,和甄祖一起來的,他年齡比杭田要大幾歲,所以這一聲老弟,也沒有叫錯。

  張焱門清,他可知道宋銘這老頭壞得很,無利不起早,是不可能幫他說話的。

  果不其然,只聽宋銘繼續道:“在亞太文化交流會上,袁主廚用的是我們粵菜和川菜,所以再怎么說,袁主廚也只會是川菜廚師,或者是我們粵菜廚師才對嘛。”

  “宋會長說得言之有理,無法反駁。”甄祖還補充了一句。

  這下子,是捅了馬蜂窩了比如貴菜的會長鄧宣以及副會長林蘊,還有滇菜協會的人,那絕對的不同意。

  說來也是有意思,之前貴菜的某廚師不服氣袁州掛一個廚神的招牌,還跑去挑戰,然后鄧宣這會長,也是覺得袁州不會貴菜,然而在臨時廚師大會上被袁州拍平了。

  現在鄧宣和林蘊一致覺得,袁州就是貴菜的希望,袁州就是貴菜的代表,袁州就是閃閃紅星放光芒!

  言歸正傳,一群會長級別的人物爭論著,很多廚師也不敢開口,因為插不進去話。

  而湘菜、浙菜的廚師們也有緊迫感,畢竟浙菜和蘇菜相似,還經常并稱江浙菜系,袁州蘇菜都那么厲害,肯定浙菜也不差,還有湘菜和川菜有不少菜那也是相通的。

  至于閩菜和徽菜就比較淡定了。

  最后還得周世杰這個廚聯會長出言:“好了,無論你們怎么爭,袁州都是我們華夏的廚師。”

  “今天是來觀看詐馬宴,不是來爭論的,注意場合有很多媒體在,注意你們的形象。”周世杰道。

  周世杰能夠成為廚聯會長,那還是很有聲望的,所以他出言后這件事暫時就放下了。

  “滇菜、貴菜、蘇菜、川菜、粵菜,小袁精通五個菜系,說起來怎么不見他研究魯菜,我們魯菜也是很厲害的。”周世杰心中突然想到。

  周世杰決定,在詐馬宴結束后,一定要好好給袁州說說魯菜的好。

  畢竟上次他們交流后,袁州也沒見推出魯菜,這讓周世杰有點著急了。

  說回現場,吳云貴的安排是非常徹底的,分成了三個區域,媒體區、廚師區、游客區。

  不僅如此,為了讓后面的人能夠看清楚,還安放了巨大的顯示屏,現場有足夠的安保維持,簡單而言這是天王歌手級別演唱會的規格。

  九點整。

  正主到場,袁州來到眾人目光的中心點。

  現場安排的工作人員,迅速的給袁州遞上了話筒。

  “謝謝諸位能來,詐馬宴不會讓諸位失望的。”袁州說完就把話筒遞了回去,話不多說,直接開始。

  吳云貴本來是想讓袁州說兩句開幕式之類的話,但袁州實行的是能動手,絕對不bb。

  效果也是極好的,現場的人也不是來聽人講大話的,而是來看大場面的。

  下一刻,牛從后面運了進來,是直接到牧場運的牛,吳云貴的車。

  搬運過來的牛乃是成年天都牛體重標準來說是一千八百斤左右,而眼前這頭成年天都牛顯然是體重剛剛達到一千八百斤。

  眼前這頭牛整體呈現褐色,雖然已經殺好在專門準備好的墊子上,但還是能看出其毛色鮮亮,皮色光滑,顯然養的極好。

  “不愧是系統出品的天都牛。”袁州仔細看著牛,心里暗道。

  隨著袁州開始觀察牛,圍觀人群的喧鬧也慢慢小聲起來,但人多口雜還是免不了有些悉悉索索的聲響。

  這在五感敏銳的袁州聽來還是挺吵的,吳云貴曾經提議需不需要耳塞,但袁州一口拒絕,他早就能做到鬧市中靜心,是以并不影響。

  袁州一臉沉靜的觀察著牛,另一邊外行看著只覺袁州嚴肅又認真,而內行的那些廚師們則是佩服了。

  說起來廚師其實需要自己宰殺食材的時候不多,或者說對于他們這些大師傅、主廚來說不多,送到他們面前時,就是已經分割好了。

  而對著這么大一頭,肩高超過一百三的整牛,在場的廚師每一人敢說自己能夠一個人很好的分割。

  是以,看著袁州觀察牛,他們也就認真的看著,不想錯過一絲一毫。

  “這頭牛的品種似乎有點不同。”

  “嗯,的確和我們常見的不同,可能是國外的牛種。”

  看著牛,許多廚師們就發現了天都牛的長相與之不同,當然他們也是認不出來的,畢竟全世界牛的品種太多了,沒有人敢說自己能認全。

  大約五分鐘后,袁州重新在牛頭面前站定,腰背挺直,整個人靜默在牛面前,十秒鐘后睜開眼。

  “我要開始動手了。”袁州聲音不大,但吳云貴是多貼心的人,以防袁州中途解說,預備了領夾麥克風,所以袁州說的每個字,后面的人都聽得很清楚。

  這時整個場地都安靜了下來。

  而隨著這句話結束,袁州直接把牛立起,架子支撐著牛讓它四肢著地。

  這架子自然是一早就準備好的,做完這些袁州往側面走了幾步,拿出那把已經爛熟于心的解牛刀,帶上口罩。

  刀身極薄,在熱烈的太陽光下閃出銀色的光芒,顯然這刀非常鋒利。

  這讓離得最近的一批的楚梟忍不住贊嘆了一句:“好刀。”

  “不但好,這刀的形狀還奇。”俞蛟可以說是五虎中收藏刀最多的,但收藏庫也沒有一把類似形狀的刀。

  而另一邊拿著解牛刀的袁州看起來更加嚴肅了,臉上的表情一絲不茍,從牛頭開始,袁州右手握刀,左手微微虛扶著牛身,然后開始圍繞著牛身走動起來。

  “唰唰唰!”

  隨著細微的聲音響起,牛蹄邊上慢慢的堆上了鮮亮粗硬的牛毛。

  那些牛毛掉落的非常精準,一點都沒有落在牛蹄上,而是紛紛揚揚的灑落在牛的周圍。

  袁州手速極快,幾乎是手起刀落的瞬間牛毛就掉落下來,隨著牛毛被剃干凈而露出里面褐色的牛皮。

  楚梟視力不錯能清晰的看到那牛皮上一點點毛茬子都沒有,非常干凈。

  “果然你的刀工又進步了。”楚梟眼神灼熱,顯然袁州的刀工激起了他極大的斗志。

  而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隨著袁州快速的剔完毛,袁州手上的刀更快了,一陣輕微劃動皮革的聲音響起后,猶如蝴蝶穿花叢,巧妙至極。

  只見袁州拿刀背輕輕拍了拍牛的側背部。

  瞬間那里露出一截白色的骨頭,袁州左手捏住骨頭,右手反握住刀以刀背相助緩緩抽出一截長長的肋骨。

  看得真真切切,后面的人也通過大屏幕看得真切。

  現場觀眾頓時壓抑不住的想要說兩句,這就好像一個御宅族,看見了一個槽點滿滿的東西,那真的是,如果不吐兩句心不暢快。

  而這個是太讓人難以理解了。

  “這TM怎么辦到的?”吳云貴脫口而出。

  吳云貴作為一個房地產大佬要說世面那是真見的不少,但這次他卻直接震驚的嘴都合不攏了。

  畢竟眼前這頭牛看著就剔了毛而已,看著還完整的很,怎么突然就能抽出一根完整的肋骨了?

  “而且這牛肚子都沒破開吧,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吳云貴很是納悶。

  吳云貴毫無形象的長著嘴,不知道說什么好。

  要說吳云貴是外行,不懂廚藝,所以大驚小怪,但旁邊一群名廚表情也和吳云貴是如出一轍。

  “我應該還沒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啊,如此情況怎么可能取出肋骨?”陳木看到這一幕都覺得自己有問題了。

  “別看我,小袁的刀法太快了,我也沒看懂。”張焱道。

  “會長的上限到底在哪里?!!”廖岳心中發出如此的吶喊。

  康虎、萬里作為青廚會的人,自己會長的事肯定是要支持,但沒想到見到了這一幕。

  這真的是……

  他們是觀看過三獸俱渡刀工的,以為自己已經知道了會長的上限,結果現在看,他們所想的上限,也就是會長的起點而已。

  然而這還不算完,隨著牛骨露出的越來越多,袁州抽出的速度越加快速,最后更是刷的一下直接整根抽出,然后放置在一旁。

  接著袁州回轉刀刃,繼續繞著牛走動,這時候王懷表情的嚴肅的盯著袁州的腳步,也不看刀了。

  “王老怎么了?”汪季客震驚于袁州的刀工,但面前王懷的表情他也一直觀察著。

  畢竟王懷比他更加懂庖丁解牛,還親自試過三次。

  ……

  PS:美食供應商本章說點贊活動7.12號獲獎人_墨紙畫,麻煩進一下龍虎斗總群(全訂群)找一下群主驗證一下,方便參與抽獎活動PS2:菜貓現在四千字也是穩定兩章啊!
美食供應商最新章節http://www.yrwc.icu/meishigongyingshang/,歡迎收藏
手機看美食供應商http://m.cndxh.com/meishigongyingshang/美食供應商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美食供應商》版權歸原作者會做菜的貓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諸天幕后魔王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尚書房 | 元氣少年 | 斗戰狂潮 | 雪鷹領主 | 逆鱗 | 大主宰 | 如果蝸牛有愛情 | 網站地圖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p790手机棋牌游戏
2018开奖记录手机版 大地娱乐网投 百人牛牛手机游戏下载 菠菜源码直接运营 欢乐炸金花赢三张 555彩票手机app 北京pk赛车软件下载 四川时时官网平台 彩虹计划网 京pk赛车是正规的吗 三公玩法技巧 尊尚娱乐怎么样 重庆时时龙虎怎么加盟 北京pk10在线计划更新 PC蛋蛋的稳赚方法技巧 现金提现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