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隱|第二百零八章 你是杠精嗎?

推薦閱讀:圣墟(圣虛)上門女婿太古龍象訣全職法師牧神記(牧神紀)氪無不勝校花的貼身高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修羅武神武煉巔峰
  “不用謝,等下人來了需要我回避一下嗎?我可以把這個地方暫時借給你”夏海棠搖搖頭問。

  劉秀笑了笑說:“不用,又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我只是好奇他為什么要打聽我的信息而已,問清楚就好”

  “我無所謂,你高興就好,不過我也有點好奇到底是什么樣的人居然敢明目張膽的打聽你的信息呢”夏海棠饒有興致道。

  不管任何地方,貿然打聽別人的信息都可謂得罪人的事情,劉秀的本事夏海棠知道一些,有人膽敢打聽他的信息,夏海棠估計等下有好戲看了,她表示拭目以待。

  作為練武之人,而且還不是墊底那種,加上身份地位的緣故,夏海棠經歷的多了,雖然以往接觸劉秀并未提及關于修煉實力方面的事情,但她心中卻是有一個譜的,她只能用深不可測四個字來形容劉秀,單單是那橫渡虛空的本事就顛覆了她對武道的理解,層次差距太大,是以兩人雖然相熟,且還是朋友關系,她也不曾和劉秀討論任何關于修煉之類的事情。

  在夏海棠的印象中,哪怕是她見過的最強者,也就是長河劍宗的宗主楊白楓,其實力和劉秀相比起來恐怕都是云泥之別,而且劉秀在她面前展露出來過的手段估計只是冰山一角,以夏海棠本身的眼光和見識來看,劉秀當真可謂是天下大可去得。

  而如今居然有人主動招惹劉秀,在夏海棠看來,那根本就和找死沒有什么區別。

  但是吧,考慮到劉秀明明有那么大的本事卻過著安分守己與人為善的日子,尤其是性格偏向隨和不輕易和人起沖突,是以夏海棠對接下來那個所謂的無塵到來越發期待起來。

  到時候是劉秀一言不合就拍死對方還是擺事實講道理?

  在夏海棠‘胡思亂想’的時候,邊上的劉秀沉吟片刻說:“等下那個叫無塵的和尚來了,你自己小心一點,雖然我估計沒多大事兒,但小心一點總歸不會有錯”

  “為什么?”夏海棠一臉不解問。

  劉秀笑了笑道:“因為那個無塵估摸著不簡單呢,不過我只是想問清楚他到底有什么目的而已,估計打不起來,你也別太擔心”

  夏海棠下意識道:“不就是個和尚嗎?我見得多了,一個個干干巴巴一看就吃不飽的樣子,有什么不簡單的……”說道這里,夏海棠瞬間又反應了過來,想到對方是敢主動招惹劉秀的存在,自己不了解對方,豈能用常理來衡量?于是心頭一凝道:“那個叫無塵的和尚真的不簡單?”

  “嗯,對方應該和白云寺有牽連,絕對不是簡單的和尚”劉秀點點頭道。

  皺了皺眉,夏海棠沉吟說:“白云寺我知道,還去玩過,那里的和尚我也有接觸,不都是一幫一臉菜色營養不良的和尚嗎?一陣風就能吹跑那種,怎么就不簡單了?”

  “凡事不能只看表面,在你眼中,白云寺的和尚只是一幫營養不良的人,但你應該知道,白云寺存在了至少上千年吧?千年時光都屹立不倒,豈會沒點道理?”劉秀稍作點撥道。

  聽到這番話,盡管劉秀只是點到即止,但夏海棠還是下意識倒吸了一口冷氣,一時之間神色復雜道:“你不說我還沒意識到這點,以往只當那里是偏安一方的小寺廟而已,如今想來,白云寺的歷史卻是要比我師門長河劍宗還要來的悠久一些……”

  說道這里,夏海棠看向劉秀吞了口口水神色復雜道:“話說,你讓那無塵來這里見面,等下不會出事兒吧?”

  劉秀知道她在擔心什么,不外乎是自己和對方打起來的話,搞不好會牽連很多無辜的人,甚至毀掉整個臨江城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笑著說道:“我估摸著問題不大,再不濟也不可能在城里動手,我不是漠視生命之輩,那無塵是和尚,佛家之人雖然私心很重,但他們注重傳承,說白了就是面子和表面功夫,不會明目張膽造成大面積傷亡的,所以你放心吧”

  “你這么一說,我更不放心了,誰知道你們萬一打起來何等的驚天動地?”夏海棠無語道,一臉我是不是攤上事兒的表情,然后她又想到了什么,試探性的看著劉秀問:“雖然我自己覺得可能性很小,但萬一你們打起來,而你到時候不是他的對手怎么辦?”

  笑了笑,劉秀說:“這個問題我也有想過,其實和對方動手的可能性很小,如果到時候真的談不攏要動手而我又打不過他的話……”

  “那你該怎么辦?”夏海棠趕緊追問。

  聳聳肩,劉秀說:“打不過就跑唄”

  “那萬一跑不掉呢?”夏海棠又問。

  “跑不掉就認慫求饒,總比丟了性命好”劉秀絲毫沒有節操的說道。

  被噎了一下,夏海棠估摸著這種事情劉秀真的干得出來,然后她再度問:“萬一你認慫他都不放過你呢?”

  斜眼看了夏海棠一眼,劉秀心說這妞杠精吧?無語道:“那我就叫幫手!”

  說這句話的時候,劉秀心說我來主動找無塵可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自己不行背后還有一個強大的鄰居呢,當初墨靈給的那片鱗片帶在身上的,哪怕相隔萬里一句話對方就能很快到達。

  “你還有幫手?什么樣的幫手?”夏海棠化身好奇寶寶問,在她的印象中,劉秀就已經強得沒邊了,居然還有能幫他解決他都解決不了的麻煩的幫手?對方是什么人?

  “你問題有點多啊……”撇撇嘴,劉秀又說:“我有幫手很奇怪嗎?話說乞丐還有三倆朋友呢”

  夏海棠一想也是,又又又問:“那你那幫手是什么人?比你還厲害嗎?”

  “比我厲害,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事實是她認真起來一只手就能把我吊起來打”劉秀糾結道,想到墨靈那整整比自己高兩個大層次的實力心頭就一陣郁悶,這到哪兒講理去?

  見劉秀不想多說那個所謂的幫手,夏海棠也沒追問,眨了眨眼問:“那萬一你那幫手來了也搞不定那個什么無塵呢?”

  夏海棠完全沒有想過自己幫忙的問題,連劉秀都解決不了的事情自己壓根沒資格參合。

  “你故意抬杠是吧?話說你不應該叫夏海棠,應該叫夏杠精”劉秀瞪眼道。

  “杠精是什么?還有,我不是在抬杠啊,我只是在說那種可能性嘛”夏海棠眨了眨眼一臉無辜的說。

  稍微沉吟,劉秀干巴巴的說:“如果真出現你所說的那種可能性,那還說什么,沒救了等死吧……”

  話是這么說,不過這會兒劉秀倒是琢磨過味兒來了,盡管夏海棠所說的那些情況發生的幾率微乎其微,但自己是不是也有點冒失了?連對方的底細都不清楚就主動找上門來,所謂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嘖,看來我是有點飄了,當初說過不到墨靈的層次絕不隨便浪的,唔,把無塵的這個問題解決后我得茍起來……’劉秀在心中告誡自己。

  事實是這也不怪他考慮不周全,實在是這兩年的經歷讓他稍微放松了對這個世界的敬畏之心,畢竟除了墨靈之外連一個能接他一拳的人都沒有,內心稍微放松警惕也在情理之中。

  不過現在醒悟過來還不算晚,反正以后低調過日子就是了,畢竟自身實力每天都在增長。

  對于劉秀最后的回答夏海棠表示無言以對,不過那個無塵真有那么厲害?盡管有點不太可能,但萬一呢?

  然后吧,夏海棠有點懷疑人生,劉秀的本事已經見識過冰山一角了,萬一跑出來一個比他還厲害的,這還是自己熟悉的那個世界嗎?

  就在夏海棠思緒萬千的時候,劉秀臉色一正,看向大廳外開口道:“他來了”

  下意識看向門外,夏海棠當即眉毛一挑,然后又看向劉秀,眼神似乎在說這就是找你的人?似乎也沒什么特別的嘛。

  兩人所處的大廳外的空地上,一個二十歲上下的年輕光頭和尚跟著一個身穿漆黑鎧甲的鐵甲軍成員走來。

  老實說,在夏海棠眼中,對方除了好看一點,氣質出塵一點,給人的感覺親切一點……之外,壓根沒別的了,就一個普普通通的青年,就這樣一個人值得劉秀如此鄭重其事?

  然而此時劉秀壓根沒注意到夏海棠的目光,看著那個面帶佛陀拈花般笑容一步一步走來的年輕和尚,劉秀的內心一點點凝重起來。

  常人眼中,對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年輕和尚,最多就是氣質出眾一點,可在劉秀眼中,他卻是籠罩在一層神圣祥和的圣潔光芒之中,像是天地間的唯一,其他的一切都淪為了陪襯!

  看著那個越來越近的和尚,劉秀似乎聽到了直透心靈的梵音禪唱回蕩在天地之間,眼中似乎看到漫天光羽垂落,地上有一朵朵蓮臺生長,自身似乎面對的不是一個青年和尚,而是一尊充塞天地的慈悲佛陀,一種頂禮膜拜的沖動油然而生……
南山隱最新章節http://www.yrwc.icu/nanshanyin/,歡迎收藏
手機看南山隱http://m.cndxh.com/nanshanyin/南山隱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南山隱》版權歸原作者石聞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暗月紀元龍城諸天幕后魔王英雄聯盟:我的時代王牌自由人

尚書房 | 元氣少年 | 斗戰狂潮 | 雪鷹領主 | 逆鱗 | 大主宰 | 如果蝸牛有愛情 | 網站地圖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p790手机棋牌游戏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爱彩乐 今天河北快三豹子规律 一码中特碼 吉林时时票开奖号码查询 西甲篮球联赛 内蒙快三旧版走势图 香蕉小财神7881188 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表 真人斗牛游戏 东北麻将单机下载 重庆时时走势图诀窍 118平码三中三论坛 赛车pk拾开奖直播 竞彩比分直播新浪老版 吉林时时票五星直选 快乐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