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至尊|第四百九十七章 要不要喊救命?

推薦閱讀:太古龍象訣全職法師牧神記(牧神紀)氪無不勝校花的貼身高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修羅武神武煉巔峰不滅龍帝美漫喪鐘
  戰無非心里顧忌萬分,終于開始忍不住計算了一下自己與云揚的距離,隨即便是心下嘆息連連。

  之前第一次見到云揚之時,這小子不過是圣皇修為級數,自己居高臨下,說啥是啥,這貨唯有俯首聽命的份兒。

  那時候,自己交給他一個近乎于送死的任務,分明能夠感覺到這家伙滿滿的不情愿,但因為自己隱隱高壓,云揚縱然再如何的不情愿,卻也只有乖乖的去了。

  誰能想到僅僅時隔了一年半的時間,這小子居然飛一般的成長了起來,現在的修為級數赫然已經蓋過了自己。

  甚至現在,自己反過頭需要這小子的庇護了……

  “哎,有些丟人……”戰無非靠近云揚身邊,臉色威武不屈,心中卻是嘀咕。

  “這該說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還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呢……”戰無非心中說不出的滋味:“哎……哪里用得了三十年,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差不多……”

  “戰殿主請安心。我絕不會記恨你當年逼著我出任務。”云揚目光不動,淡淡道:“有我在這里,這兩個妖魔鬼怪,斷斷傷不了你分毫!”

  戰無非的臉色愈發不好看了,越發靠近了云揚怒聲道:“我用不著別人保護,本殿主是來殺敵的,不是來尋求庇護的!”

  他正色道:“當初本座也沒有逼迫你,而且,還有一批豐厚獎勵,還沒來得及給你。”

  云揚頷首道:“嗯,既然戰殿主斗志高昂,那就請戰殿主多多留心保重,以我入道十七八年的經驗判斷,這青衣人和魂妖聯手之威,可是很不好對付的,動輒就有生死傾覆之危。”

  戰無非登時一口氣蹩在了喉嚨里,差點噎著。

  誰不知道面前的這兩個家伙不好對付,動輒有生死傾覆之危!

  老子輸人不輸陣,痛快痛快嘴不行嗎?!

  還有,入道十七八年的經驗判斷又是什么鬼?!

  那老子已經入道幾萬年好不好,你小子不是在諷刺老子的修行經驗都修行到狗肚子里去了嗎?

  再說了……我都說還有一批獎勵了……你咋這態度?

  只見云揚面對青衣人,一派從容自若,背負雙手,緩緩踏前一步,淡淡道:“青衣,你既然擁有這么多的名字,稱呼這個不稱呼那個總是凌亂,我索性就叫你青衣好了。”

  青衣人無所謂道:“名字不過一個記號,隨便你稱呼就是。”

  云揚沉沉一笑:“青衣,我云揚自幼便入道修煉,自從修煉伊始,便是同階無敵……一路從下界,飛升到玄黃,從無例外,遭遇的所有敵人,盡皆被我踩在腳下,我想,你也不會有例外。”

  青衣人無語道:“立場分明,死決在即,你現在還要說這些廢話,真的好嗎?”

  云揚道:“我只是想要告訴你,你,絕對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兩人說話間,旁邊一直都表現得很安靜的魂妖突然間尖聲嘶嘯:“大人!”

  在這一刻,原本靜待出手時機的魂妖驀然感覺到一陣毛骨悚然。若是他身上有毛的話,此刻早已經都炸了起來。

  危險!

  似乎有什么恐怖的存在,已經盯上了自己。

  那是源自魂妖的本命靈覺,真實不虛,絕無花假,正是這種本能的存在,魂妖才能叱咤無數歲月,當年八大圣尊巔峰強者,以天地囚籠之招,封鎖四維四正,八種不同屬性的威能合璧,營造出必殺格局,若是僅止于雷千里一人放水,魂妖也難能保命,便是因為這種本能靈覺,在真身寸碎,元能盡滅,雷霆鍛打的重重死克的攻勢中,保得殘魂殘命,

  青衣人一愣,隨即轉頭看著云揚,目光中驚疑不定,在他的認知之中,此世能夠克制魂妖的物事少之又少,他自身這一路走來之所以能夠這般的順風順水,得力于魂妖多多,

  憑魂妖的特異威能,即便是尋常的圣君強者也難以奈何。

  而今魂妖卻驚現戰栗之相,怎不叫青衣人意外與驚訝!

  精神力一掃,不由愣住。

  半晌之后,青衣人才沉沉說道:“云尊大人端的好心機。明著拉我說話扯閑篇,讓我的精神力盡數都集中在你身上,實則卻是暗中做了布置,徹底杜絕我反撲的可能性。”

  云揚微笑道:“彼此彼此,青衣之應對也是不俗,趁著之前東拉西扯扯閑篇的功夫,暗中將鳳皇另一股精神力釋放了出來……不是準備乘隙暗算,反殺我們么?”

  青衣人冷哼一聲,喃喃道:“是鳳皇的精神力?”

  云揚頓了一頓,才滿滿不解的道:“這也是到目前我最為想不通的地方……鳳皇縱使如何的神通廣大,將兩股力量附著在你身上……但這般綿延數千年近萬年下來,到底是如何保留的呢?”

  青衣人怒哼一聲,欲言又止,沉思了一下,才有些怨恨的說道:“那兩股力量,于我本質無異,植根為一,外人無從察覺,卻并不歸我支配。”

  云揚初初想來詫異,但仔細一琢磨,卻覺此說才在情理之中,青衣人乃是鳳皇分身,修行路數,功體屬性自然與之一般無二,與那兩股力量的屬性自然無比契合,而那兩股力量若是被那青衣人融入自身的話,現在的修為,絕對不止當前這般,然而那兩股力量屬于一次性爆發式攻擊,難以分離化納才合道理……

  說話間,青衣人身子陡然一晃,竟是一分為二,一者持刀,一個運劍,仍舊面容淡然,洵洵儒雅。

  下一刻,持刀那個率先向著云揚沖過來,而持劍之人,卻是一聲呼嘯,與魂妖同時化作了灰霧,沖向戰無非!

  這一下分身雙形,分頭出擊已經可算是變生肘腋,至少是超出絕大多數人的意料之外。

  而持刀那個青衣人分身,卻是在沖了一半的時候,將一股詭異的能量盡數融入了刀身之中,令到那口刀的威力陡然間提升了不下十倍!

  而隨著刀鋒突進,這種莫名的威力還在持續增加!

  霎時間,一股空前妖氣在山腹空間里縱橫回蕩,彌漫充斥。

  戰無非一聲狂喝,手中乍現一柄悍然巨劍,當頭一揮,一股沛然劍氣瞬時間照亮了整個山腹,威勢無濤,然而在對方兩人聯手合攻之下,卻是連連后退,落盡下風。

  當的一聲巨響,云揚的手中刀與對方的刀兩刀相交,兩人都是身子觸電一般的猛烈一震,同時后退開來。

  云揚臉色一白,迅速止住后退之勢,瞬退再進,長刀急疾前劈,對方竟也同樣做法,不退反進,甚至比云揚還要更早一步,森森刀鋒,幾乎已經來到了云揚頭頂。

  在長刀融合了鳳皇這股力量之后,青衣人的修為,似乎一下子前進了兩大步,達到了四品巔峰水準,甚至,還隱隱有超過之相。

  又一次硬拼之后,云揚再次后退,對方仍舊不依不饒,長刀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的再三斬落。

  一時間,云揚竟然被逼落到了下風!

  隨著戰斗持續,對方的長刀刀身上,漸次出現了一個個的缺口,不過十數息之間,就變得如同鋸齒一般;但對方的這把刀本身材質卻也殊異,啟戰至今至少與天意之刃連續對撞了數百下,就僅止于許多缺口,愣是沒被斬斷。

  須知彼此當前的每一擊都是毫無花假的強攻猛打,貨真價實的勢大力沉。

  面對這般極盡狂猛的攻勢之下,云揚甚至來不及展開天意刀法,直接陷入了宛如狂風驟雨一般的連環打擊之中。

  云揚豈愿甘于現狀,一聲長嘯之余,鼓足全力,接連三刀盡都狠狠地撞在對方刀鋒之上,身子好似斷線風箏一般的一退五十丈,強忍著胳膊的酸麻,迅速將已經告罄的玄氣轉換成生生不息之氣,刀鋒再展,天意刀法就此揮灑而出。

  刀不容情!

  道不留情!

  云揚乍現天意之招,縱使是匆促出刀,威力也就止于平時的一半,仍舊落到了下風,卻也已經成功的將青衣人的攻勢遏制,及至第二次出招的時候,雙方已經是平分秋色。

  縱使青衣人的攻擊力仍舊占據上風,天意刀法的超妙已經大大彌補了這方面的不足!

  平反劣勢之余,云揚迅速發現到一個事實,那依附在刀上的鳳皇妖力,雖然宏大,但并不能盡數為青衣人掌控,主旨反而是……在于增加刀的威能,與持刀人并無多大關聯。

  也正是因為這股力量的作用,令到那刀的抗擊力大幅度增長,能夠與天意之刃火并至今猶未斷折。

  發現了這一點之后,云揚對付青衣人變得愈發游刃有余了。

  雖然在那股鳳皇妖力的輔助之下,一時半刻難以擊殺,但在云揚盡展天意刀法招法之余,漸漸轉為上風,只要再持續一段時間,足可以將上風轉為優勢,轉為勝勢。

  “你完了!”云揚大喝一聲。

  云揚愈戰愈得心應手,另一邊的戰無非卻是狼狽滿身,越戰越顯應付為艱。

  青衣人分身化形,雖然成功分化兩人,可以兩邊作戰,但戰力不免銳滅,原本已臻圣君三品的真實戰力,此際不過圣君二品巔峰,而魂妖的修為更是不濟,才不過圣君一品頂峰,單純以這倆家伙的綜合戰力而言,根本無法對擁有圣君三品修為的戰無非造成任何威脅。

  但現實卻與這情況截然相反,魂妖與另一個青衣人分身修為戰力有所不及是一回事,但是他們兩個恍若有形無質,無論戰無非多大力砸上去,也是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僅止于煙霧一般的瞬時逸散,隨即又再重聚,全然無損。

  而且重聚還不定在什么位置重組,無論任何方位都有可能強猛打擊過來。

  戰無非初時還依仗本身修為意欲以勢壓人,但任他再如何的強攻猛打,面對對方如此詭異的戰斗模式,不過戰斗片刻,就落到了完全下風。

  所幸戰無非亦是久經大敵之輩,瞬時明了彼此優劣之處,登時轉攻為守,專心守御,咬牙強撐。

  在戰無非想來,再怎么說,自己也是一殿之主,無論如何不能被人小瞧了。

  對方功體特異,強攻徒勞無功,白費力氣,反而是專心防護,更增保命幾率,而只要自己這邊多拖一會,云揚那邊就有更多時間解決另一個分身……

  反而若是現在就讓云揚過來幫忙,那么就會變成兩個人面對對方三個……估計自己的狀態也改善不了那里去——沒見那邊那個分身力量更足?攻勢更猛?那攻勢,說一刀過來滅殺自己,真正不是什么難事!

  不能讓他過來!

  砰的一聲,戰無非左肩中了一掌,所謂久守必失,青衣人與魂妖的攻勢又是詭異莫名,連番綿密攻勢之下,終于中了一招。

  戰無非中招之余登時踉蹌后退,緊跟著就又被踢了一腳,勉力沉住氣,再鼓余力,盡護周身,不意又有一陣疼痛傳來,卻是小腿被刺了一劍。

  “老子和你們拼了!”戰無非又是痛苦,又是難受又感覺丟臉!

  再怎么說老子也是圣心殿的殿主!

  不能喊救命!

  丟不起那人啊!

  他咬著牙,鼓著嘴,手中金刀虎虎生風化作了漫天刀云,縱橫來去,呼嘯有聲,將自己全身上下都護住……

  說是跟人家拼了,實則卻是將自己的所有力量全都施展出來,力保不失,死守到底。

  下一刻。

  轟的一聲,魂妖強猛一擊,令到戰無非運轉不惜的刀網略略遲滯了一線,雖之一發之微,但青衣人分身仍舊乘隙突進,劍光閃動之間,再度在戰無非大腿上留下一道血痕。

  戰無非大叫一聲,渾身哆嗦,卻仍是揮刀八方,瀲滟刀光繞體橫飛,仍是刀光護身,防護到底,然而下一刻卻換做青衣人分身持劍而入,將劍撼刀,刀劍正面火并,戰無非三品圣君修為勝過眼前的青衣人分身不止一籌,刀劍互拼,自然不落下風,然而硬拼一擊之余,護身刀光還是漏出幾分破綻,魂妖隨即趁虛而入,砰砰砰三掌,三掌盡落一點,登時將戰無非打的口血狂噴。

  “云掌門!”

  戰無非大叫。

  我撐不住了……太痛苦了……要不要喊救命?……

  …………

  《陪媳婦去了成都玩了三天,結果成都下了三天雨……去看大熊貓,就看到了幾個大熊貓屁股,一個露臉的都沒。

  說起來,特么的,去之前一個成都的讀者電話告訴我:現在成都大熊貓泛濫,都從山上沖到家里來了,太多了,現在大熊貓都可以養,花很少錢就能買一個回家養著,他身邊還有幾個無良家伙信誓旦旦的保證。

  我跟媳婦商量了一路,要買個幾個月大的?預算多少,怎么帶回來,實在不行就租個車?結果去了之后……這位讀者直接沒露面……我問別人:哪里可以買大熊貓?

  ……咳咳……剩下的自己想像吧,丟死人了……

  》
我是至尊最新章節http://www.yrwc.icu/woshizhizun/,歡迎收藏
手機看我是至尊http://m.cndxh.com/woshizhizun/我是至尊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我是至尊》版權歸原作者風凌天下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諸天幕后魔王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尚書房 | 元氣少年 | 斗戰狂潮 | 雪鷹領主 | 逆鱗 | 大主宰 | 如果蝸牛有愛情 | 網站地圖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p790手机棋牌游戏
安徽时时官网平台 欢乐生肖时时彩官方开奖号 福彩青海快三开奖 手机版重庆老时时 香港赛马会免费独家料 上海时时走势 7星彩走势 四川时时直播 湖南快乐十分网上购买 查询河北11选五的开奖走势 广东快乐时时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重庆时时算法 云南快乐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王中王开奖一码中特资料 时时彩开奖直播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