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大司馬|第357章:聯趙之策【二合一】

推薦閱讀:太古龍象訣全職法師牧神記(牧神紀)氪無不勝校花的貼身高手我的絕色總裁老婆修羅武神武煉巔峰不滅龍帝美漫喪鐘
  約大半個時辰后,惠盎與蒙仲離開了王宮。

  臨上馬車返回驛館時,惠盎笑著對蒙仲說道:“你看,無需擔心什么。”

  蒙仲苦笑兩聲,同時也暗暗佩服眼前這位義兄。

  這不,在這位義兄的出色口才下,魏王遫再次賜予了他蒙仲一片封邑,還封他為郾城君,而關鍵在于,惠盎還讓秦國為此背了鍋,使討封的行為有理有據,對此蒙仲只能表示,這位義兄不愧是從二十幾歲就當上宋國國相的逸才,這種手段伎倆信手拈來,而且絲毫也不突兀。

  這不,在他倆告辭的時候,魏王遫對待惠盎的態度比之之前更加熱切,只因為惠盎表示宋國會堅定地站在魏國這邊。

  “多謝兄長。”蒙仲由衷地拱手謝道。

  見此,惠盎哈哈大笑,拍拍蒙仲臂膀笑著說道:“你我兄弟,何必如此客套?更何況,此番愚兄最多只是一個說客,真正幫你討到封爵的,另有其人。”

  說著,他眨了眨眼睛。

  蒙仲當然知道惠盎指的是誰,無非就是宋國的君主宋王偃。

  沒有宋王偃在這件事背后推波助瀾,哪怕惠盎說破嘴皮子也沒用,畢竟魏王遫真正顧忌的,還是宋王偃的態度。

  見蒙仲神色有異,惠盎也不為難,笑著說道:“行了,不必如此。大王原本就不指望你會因此感謝他,況且,大王也不需要你當面感謝,他這么做,只是覺得你乃我宋國的忠良……”

  這話倒也不是惠盎胡謅,畢竟宋王偃心高氣傲,除非蒙仲心甘情愿、滿心誠意地向他道謝,否則,倘若蒙仲心不甘、情不愿,只是出于禮數才前往表示謝意,反而會遭到宋王偃的呵斥。

  君主的想法,往往難以推測,更何況是像宋王偃那種介乎于明君與暴君之間的君主,幾乎很難揣測這類人的想法。

  對于這類君主,遵從本心即可,越是誠實越能得到這類君主的喜愛,相反,倘若是一味的阿諛奉承,當年被宋王偃隨手殺死的唐鞅,就是一個很好的反例。

  步上馬車,趁著返回驛館的途中,蒙仲問惠盎道:“兄長,接下來你有何打算?去趙國,還是就此回宋國?”

  惠盎捋著胡須想了想,說道:“趙國……還是由魏國先出面吧,在魏國出面之后,我宋國再派使者前往趙國。”

  蒙仲恍然地點了點頭。

  為了針對來自秦齊互帝的威脅,他們準備組成魏、趙、宋、韓四國聯盟,趙國的態度姑且不論,但在魏、宋、韓三國內,魏國肯定是當之無愧的盟長,因此拉攏趙國這件事,理當由魏國出面。

  待回到驛館后,蒙仲便驚訝地看到田黯正坐在驛館的堂屋內。

  他驚訝地上前見禮:“田叔,您怎么在這里?”

  此時田黯也已注意到了蒙仲,故意責怪道:“既然回到大梁,何以卻在驛館落腳呀?”

  蒙仲正要解釋,卻見田黯擺擺手,笑著說道:“好了好了,與你開個玩笑而已,我此來是受你段干叔之托,邀你到其府上赴宴……”

  說罷,他轉頭看向惠盎,笑著說道:“惠相,別來無恙。”

  惠盎微微一笑,拱手拜道:“惠盎拜見田先生。”

  此時蒙仲也明白過來了,笑著拆穿田黯道:“田叔,我就奇怪你怎么親自前來,原來是來邀請我義兄的……”

  可不是嘛,按理來說邀請蒙仲要府上赴宴,段干一族只會讓與蒙仲同輩的段干崇出面,而不是作為叔父輩的田黯親自出馬,這跟看不看重蒙仲沒關系,只是禮數問題——哪有長輩去迎晚輩的道理?

  但要邀請惠盎,那就大不相同了,畢竟惠盎身份尊貴,跟段干氏一族、跟田黯的關系也不如蒙仲關系密切,因此田黯才親自出面。

  被蒙仲拆穿了來意,田黯也不在意,哈哈大笑。

  也是,彼此都是自己人,也沒有什么好在意的。

  而就當蒙仲、惠盎在田黯的指引下前往段干氏的府上時,魏王遫仍在與國相田文在宮殿內商議著。

  就像惠盎所認為的,在秦齊互帝這件威脅面前,魏王遫早已經將被宋國脅迫冊封蒙仲的不快給拋到了腦后,此刻正與田文商議著拉攏趙國的事宜。

  而在這件事上,田文亦表現地頗為積極。

  這也難怪,畢竟在田文的憎恨名單上,當年使他在趙國顏面大損的蒙仲,最多只能排在第三位,這第一位與第二位,恰恰正是秦國與齊國。

  如今種種跡象表明,秦國與齊國這兩個仇敵居然要聯合起來,田文豈能坐以待斃?

  想到這里,田文對魏王遫說道:“大王,可立刻派人召回大司馬,使趙國獨恨于秦國……”

  他指的,正是秦國與他魏國聯手脅迫趙國罷免奉陽君李兌的這件事。

  在脅迫趙國罷免奉陽君李兌的這件事上,魏國起初與秦國的態度是一致的,畢竟奉陽君李兌與齊國親近,倘若任由其繼續坐在趙國國相的位置上,這對于秦魏兩國皆是一種危害,因此,趁著如今魏將翟章與秦將白起兵臨邯鄲城下,秦魏兩國都想著趁機搞掉奉陽君李兌,各憑本事扶持一位親善他們兩國的趙人為相。

  但出乎他們意料的是,年紀輕輕的趙王何雖然被奉陽君李兌架空多年,可居然仍能沉得住氣,并未趁此機會罷免奉陽君李兌,反而與李兌一同合力抵制秦魏兩國的軍隊,這也是秦魏兩國的計劃遭到了擱淺。

  眼下趙國那邊仍僵持著,趙王何雖然表示放棄協助齊國進攻宋國,但卻死咬著不肯罷免奉陽君李兌,這讓翟章與白起亦頗感頭疼,畢竟有些手段,他們可不能用在趙王何身上,這跟與趙國徹底撕破臉皮有什么區別?

  但眼下情況變了,秦國或有與齊國暗中結盟的跡象,倘若魏國再繼續逼迫趙王何罷免奉陽君李兌,這等同于繼續得罪趙王何與李兌二人,因此田文建議他魏國放棄這件事,讓秦國獨自去逼迫趙國,以便將趙國的不滿轉嫁到秦國身上。

  不得不說,田文的提議確實不錯。

  但魏王遫在聽了這話后,卻產生了幾許顧慮:“倘若秦國亦放棄了此事,以至于李兌繼續擔任趙相……”

  仿佛是猜到了魏王遫的心中顧慮,田文輕笑著說道:“大王不必猜疑,雖種種跡象表明秦國或將與齊國暗中結盟,但這并不意味著秦齊兩國會親密無間地聯手,相互防范肯定是必然的,難道秦國就不想將趙國拉攏到自己這邊么?”

  魏王遫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田相所言極是,寡人立刻就派人通知翟章……”

  聽聞此言,田文想了想說道:“不如臣親自去一趟趙國吧,在下與李兌還有幾分交情……”

  說到這里,他的表情忽然變得古怪起來,幾番欲言又止。

  見此,魏王遫不解問道:“田相有何話不妨直言。”

  只見田文臉上閃過一陣青白之色,繼而這才怏怏地說道:“據臣所知,郾城君與趙王何交厚……”

  “郾城君?”

  魏王遫起初沒反應過來,愣了數息后,他這才意識到田文指的正是他剛剛冊封為郾城君的蒙仲,心中若有所思。

  作為魏國的君主,被臣子變著法子討要封賞,這誠然叫人惱火,可考慮到事出有因,再考慮到蒙仲對他魏國確實功勞巨大,且此人才能卓越,魏王遫倒也不是并不是很在意。

  畢竟魏王遫也明白,當年蒙仲替他魏國打贏伊闕之戰,這場仗背后的意義并不僅僅只是幫韓國奪回了新城與宜陽,更重要的,是讓秦國再次對他魏國心生忌憚,短時間內不敢染指他魏國的河東郡。

  以區區郾城,以及一個郾城君的爵位為代價,換取蒙仲對他魏國的忠誠,繼續留在他魏國,使秦國對此忌憚三分,不敢貿然染指他魏國的河東郡,這怎么看都是一件穩賺不賠的事。

  更別說,蒙仲還跟趙國的君主趙何交情深厚,剛好能作為拉攏趙國的使者之一,陪同田文一起出使趙國。

  問題是,田文與蒙仲彼此不合,這著實是一個難題。

  『不知能否趁此次機會,使二人言歸于好呢?』

  魏王遫心下暗暗想道。

  不過就他看來,這件事的可能性并不高,畢竟他太清楚田文的性格了。

  想了想,他對田文說道:“田相啊,寡人知道你與蒙仲當初有些誤會,但你也知道,當年蒙仲在趙國時還甚年輕,年輕人嘛,做事難免沖動,眼下,你與蒙仲皆乃我魏國的要臣,倘若你二人能聯起手來,寡人自忖便可不懼秦齊……”

  “大王說的是……”田文勉強擠出了幾分笑容。

  半個時刻后,田文羞憤地走出了王宮,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幕僚馮諼見到田文那般模樣,便奇怪地說道:“薛公,不知發生了何事?”

  見此,田文便將今日發生在宮殿內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馮諼,隨即又是羞惱又是憤懣地說道:“臨別前,大王希望我與蒙仲言歸于好……簡直是豈有此理!”

  聽完田文的講述,馮諼眨了眨眼睛,臉上亦難免露出幾許驚訝。

  他對蒙仲有著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仍記得當年在趙國時,那個不顧薛公田文盛名,站出來公然頂撞的少年。

  一晃數年過去了,當初那位頂撞薛公的少年,如今居然已被魏王封為郾城君。

  而諷刺的是,日后田文看到當年曾頂撞冒犯過他的蒙仲,出于禮數還得尊稱對方一聲郾城君,從此不能再直呼蒙仲的姓名。

  或許,這正是田文最最不甘心的地方。

  但就這件事而言,馮諼并不想發表什么看法,畢竟在他看來,蒙仲的確已逐漸成為了魏國無可取代的將帥,田文繼續與其結怨,說實話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然而這樣的意見,他知道眼前這位薛公是不會聽從的。

  想了想,馮諼對田文說道:“薛公,其實在下一直以來都頗為不解,您對蒙仲的偏見,當真是怨恨么?”

  “什么?”田文皺了皺眉,不解地看向馮諼:“不是怨恨,你以為是什么?”

  馮諼微微一笑,搖頭說道:“可能您自己沒注意,自當年蒙仲代宋王偃獻上薛邑的封賞狀,自此之后您再見到蒙仲時,眼中便再無恨意……在外人看來,仿佛只是單純地厭惡此人……”

  聽到這話,田文頓時一愣。

  畢竟事實正如馮諼所言,自當年蒙仲代宋王偃獻上薛邑的封賞狀之后,他再見到蒙仲時,就不是那種恨不得殺了蒙仲的態度了,最多只是針對蒙仲,打壓蒙仲。

  搖了搖頭,他冷哼道:“那只是我信守當年的承諾而已!我仍恨不得……你提這個做什么?”

  見田文無端惱怒起來,馮諼微微一笑。

  從田文的反應他就能看出,田文很清楚蒙仲對魏國的重要性,這不,連那句“我仍恨不得殺了蒙仲”都說不出口,可見這位薛公在對待蒙仲的事上,已越來越理智。

  當然,依舊不喜蒙仲。

  至于原因……

  馮諼認為還是田文對蒙仲有偏見。

  看了一眼田文,馮諼或有深意地徐徐說道:“想不到當年趙主父身邊的一名近衛,如今居然快要與薛公平起平坐了……很難想象一介平民,居然能爬到這等地位,而且還如此年輕……最不可思議的是,明明是宋人出身的蒙仲,到魏國沒多久就得到了段干寅、田黯等本土家族勢力的接納,而薛公……”

  “夠了!”

  田文面色一沉,不悅地斥責馮諼道:“你是想說,我田文居然是在妒忌那蒙仲么?!”

  “在下并沒有這么說。”

  雖然這樣解釋著,但馮諼那面帶微笑的表情,卻怎么也不像是在否認的樣子。

  “你……”

  田文氣急敗壞般瞪著馮諼,旋即懊惱地說道:“行了,你立刻派人到城內的驛館去,叫蒙仲前來見我,大王命他作為副使,隨同我前往趙國,我有些事要對他交代!”

  聽聞此言,馮諼勸道:“天色已晚,不如明日再派人去請。”

  “叫他來就是了!”田文不滿地說道:“我會吩咐庖廚準備一些酒菜。”

  見此,馮諼微微一笑,說道:“既然如此,在下親自去請。”

  然而遺憾的是,蒙仲此刻早已被段干寅請到了府上,馮諼撲了個空,只好回來稟報田文:“薛公,據驛館的士卒言,蒙仲與宋相皆被請到了其府上。”

  田文愣了愣,神色似惱非惱、似怒非怒,半響后這才說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對了,叫夏侯章過來。”

  馮諼依言而退,片刻后,門客夏侯章便來到了府上。

  “薛公,您召見在下?”

  “唔。”田文面色陰沉地點了點頭,問道:“我叫你尋找精通兵法的奇才,你有何收獲?”

  “這……”

  夏侯章的臉上露出了幾許尷尬之色。

  他當然明白田文命他網羅精通兵法的奇才究竟所謂何事,但問題是,近兩年他找遍了魏國,也沒找到足以匹敵蒙仲的奇才。

  想想也是,魏國目前正缺將領,別說是匹敵蒙仲本領的奇才,哪怕有那蒙仲一般的本領,魏王遫也會授予一軍司馬的要職,又豈會繼續混跡在市井之間?

  見夏侯章面露遲疑尷尬之色,田文頗為惱怒,恨恨說道:“整個魏國,你竟找不出一人可匹敵那蒙仲么?”

  見田文心怒,夏侯章連忙說道:“薛公息怒,近幾日在下從前來投奔的門客口中打聽到,在河東的臨汾,有一名奇人叫做芒卯,據說他精通武藝、諳熟兵法,常人所不能及……”

  “芒卯?”田文聞言問道:“可信么?河東郡歸公孫豎管轄,若治下有此等良才,公孫豎為何不派人征辟?”

  夏侯章搖搖頭說道:“在下也不知是真是假,不過,在下已派人去打探了,倘若此事屬實,且那芒卯確實有真才實學,在下必然會設法說服此人投奔薛公。”

  “唔。”

  田文滿意地點點頭,吩咐夏侯章道:“過些日子,我將與蒙仲一同出使趙國,你盡快打探清楚那人的底細,倘若此人確實有本事,便將其請到大梁,等我回來。”

  “喏。”

  夏侯章抱了抱拳,正要退下,卻聽田文又說道:“先別急著走,我方才命庖廚準備了一些酒菜,你隨我小酌片刻。”

  夏侯章本就是嗜酒之徒,當然不會拒絕。

  片刻后,待庖廚奉上酒菜,夏侯章臉上便露出了驚訝的表情:“薛公,既是小酌,菜肴何以這般豐盛?”

  “……”

  田文也不解釋,沉著臉將酒樽內的酒水一飲而盡。

  看他樣子,頗有些咬牙切齒的意思。

  不管是記恨也好,嫉恨罷了,田文漸漸意識到,他已經無力再打壓蒙仲了。

  甚至于,明日他見到蒙仲時,出自禮數還得稱對方一聲郾城君,就連魏王遫也開始暗示他,希望他與蒙仲言歸于好。

  田文知道,再這樣下去,他在魏國將逐漸失去地位。

  除非,他可以找到一個能匹敵蒙仲的將帥之才,將其推薦給魏王,使魏王不至于越發器重蒙仲。

  『芒卯……但愿那是一位奇才,足以匹敵蒙仲的奇才。』

  與夏侯章一起喝著悶酒,田文心下暗暗想道。
戰國大司馬最新章節http://www.yrwc.icu/zhanguodasima/,歡迎收藏
手機看戰國大司馬http://m.cndxh.com/zhanguodasima/戰國大司馬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戰國大司馬》版權歸原作者賤宗首席弟子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諸天幕后魔王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尚書房 | 元氣少年 | 斗戰狂潮 | 雪鷹領主 | 逆鱗 | 大主宰 | 如果蝸牛有愛情 | 網站地圖 | 27鎶 | 27鎶 | 27鎶 | 27鎶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p790手机棋牌游戏
乐江西时时走势分析 北京快3走势图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 81444香港开奖现场结果直墦 极速时时开奖直播网 四川时时有没有技巧 一肖中平特准 360度彩票走势图表大全 南粤36选7走势图带坐标 老时时360遗漏统计 香港公司注册tm 彩票支票当天能提钱吗 福建时时有什么技巧 新快赢481走势图 体彩近1000期开奖结果 香港免费资料金牌谜语